因为“币圈”的种种负面事件,许多注册了疑似数字货币商标的科技巨头都纷纷否认发币,唯有Facebook“顶风作案”。这是世界科技巨头对于数字货币的首次“试水”,也是Facebook的一场转型“大冒险”。

Facebook第4次拾起了支付生意。这次,扎克伯格是以区块链的名义。

6月18日,一篇仅仅12页的白皮书,让Facebook从社交巨头一跃成为了人们口中的“互联网美联储”,发布的加密货币Libra也被网友戏称为“世界的Q币”。

因为“币圈”的种种负面事件,许多注册了疑似数字货币商标的科技巨头都纷纷否认发币,唯有Facebook“顶风作案”。这是世界科技巨头对于数字货币的首次“试水”,也是Facebook的一场转型“大冒险”。

27亿潜在用户的Global Coin

就在中国电商在为618打得如火如荼之时,大洋彼岸的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这是一篇并不令人感到惊讶的白皮书,早在去年6月,仍在被“数据泄漏丑闻”缠身的扎克伯格及其核心幕僚就大致确定了加密数字货币作为突破口的新战略,并且成立了150 人的团队开始实质性推进。

白皮书显示,Facebook预计在2020年上半年发布数字货币Libra,并成立新公司Calibra负责相关服务。这是一个“能够让数十亿人从中获益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而成立Libra的目的,在于打造“一个新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一种低波动性加密货币和一个智能合约平台。”同时,Facebook还将建立一款新的电子钱包,这款电子钱包既可在Facebook Messenger、Instagram、WhatsApp使用,也会有独立的iOS和Android应用。从用户使用体验上来看,这更像是数字货币版的“支付宝+微信支付”。

但其他常见的数字货币不同,Libra更像是基于联盟链(只针对某个特定群体的成员和有限的第三方,其内部指定多个预选节点为记账人)的产物,且其本质是稳定币,即币价波动不大,人们炒币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稳定币”之所以稳定,在于每个币背后都有相应的法币储备以防止其价格波动。美元价格曾因与黄金挂钩而保持了长期稳定,Q币也因为和人民币按1:1的比例兑换而价值恒定。而在币圈,Tether发布的USDT则是与美元单一货币强挂钩的“稳定币”。

不过,Libra的情况和上述“货币”相比更为复杂。首先是锚定货币并不单一,持有Libra的用户可以根据汇率将自己持有的Libra兑换为当地货币。也就是说,Libra 并不与单一货币“挂钩”,“随着标的资产的价值波动,以任何当地货币计价的Libra 价值也可能会随之波动。”其次,储备货币的形式也不仅仅是银行存款,也包括短期的政府债券。

但相比于币圈不计其数的空气币,Libra是显而易见的“正规军”。从参与阵营上来看,支付业的Mastercard、PayPal、Visa,旅游出行业的Booking、Lyft、Uber,电商界的eBay, Farfetch, , 当然还有文娱社交领域的Spotify和Facebook本身都是Libra的重要参与者。根据白皮书,Facebook希望在2020年上半年招揽100 个合作联盟节点,共同管理。换句话说,Libra很有可能在这些应用中使用,就像支付宝也可以在阿里生态外使用一样。

Facebook发币,谁是真正的收益者?

至少从目前来看,善于“碰瓷”的币圈炒币者没有错过这次机会。大力宣传“巨头入场”的背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也在“水涨船高”,有分析师称比特币将在今年6月底涨破10,000美元大关。

而对于Facebook来说,这也是“解锁”新的收入来源的好机会。社交产品存在固有的周期性,单一依靠广告的盈利模式不可持续。Libra的出世,不仅增加了Facebook系社交产品的用户粘性,对于其广告收入的增长有所助力,也让Facebook扩充了一个“现金牛”业务单元。

因为早早透露了“发币”的风声,华尔街机构SunTrust给予了Facebook“买入”评级,目标价215美元。研报认为:“(数字货币项目)是Facebook的一项重大举措,有可能将公司放在广告以外的领域,包括商业和金融服务领域,使公司成为数字货币发展中心的主要参与者之一。虽然数字货币已存在多年,但没有其他公司可以带来用户规模,品牌支持和资产负债表的组合,在我们看来,Facebook具有这些能力。”

与此同时,股市反馈也不俗,在白皮书发布前的17日,Facebook股价上涨4.24%至189美元,随后的18日开盘即突破194美元。截止发稿前,Facebook收盘小幅微跌至188.47美元。

而回归到业务所带来的营收本身,以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做简单比较,2018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用户在10亿规模上下,而市场交易规模达到了171万亿(约合25万亿美元)。数年经营后,拥有26亿用户的Libra,其交易规模达到50万亿美元不成问题,以抽取千分之二的手续费计算,Facebook的尽在支付领域的营收潜力就可以达到千亿美元,是Facebook在2018年的总营收558.4亿美元2倍。

市调机构在给投资者的报告中也显示,Facebook的加密货币计划到2021年将带来30亿到19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对于100名节点参与者来说,尽管需要支付1000万美元的“加盟费”,但因此换取了一个拥有26亿潜在用户的“流量入场券”,显然是笔划算划算的生意,更何况这笔费用在这些参与者的巨额利润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对于用户来说,费率更低的跨境支付费用,更便捷的支付方式都是促使其使用Libra的原因,尽管用户交易数据泄露的疑问可能仍在人们心头徘徊。

Facebook的下一步野心

这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尝试进军支付领域。

早在2011年,Facebook就开始涉足数字货币,创建了Facebook Credits信用币。和苹果应用商店一样,Facebook会抽取每一次交易金额的30%作为佣金,但该项目仅限在Facebook域内使用,且在运营仅2年后宣布放弃,与刚刚建立的微信支付 “擦肩而过”。随后,Facebook还先后尝试了Gifts,Messenger Payments,但“小打小闹”的运营和推广让这些应用都没能逃脱夭折的命运。

这次Facebook发币,本身并不是孤立事件。2018年以来,尽管币圈陷入颓势,但各大机构却都看中了区块链的机会,开始击锣密鼓地筹备,在各自领域内抢占先机。2月,摩根大通发布了用于机构间清算的数字货币摩根币;3 月,IBM 宣布跨境支付区块链World Wire;6 月,Visa宣布跨境支付区块链网络B2B Connect。

但这些公司要么提供技术,要么仅是小范围的机构间交易,和Libra所能带来的C端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这一次,小扎“想玩一票大的”。

尽管Libra的前景尚不可知,但它绝不仅仅是Facebook进军金融科技领域的一个产品而已。金融科技领域已经有很多被验证是现金流为正的成熟业务,但Libra显然与他们不同,其“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的定位,内部对于Libra的“Global Coin”称呼,都在说明Facebook想要成为全球互联网金融中心的野心。

剥离区块链技术的外衣,挂钩一篮子货币、高频的跨境交易、数量庞大的用户和更低的交易门槛,这一切让Libra能够成为“世界货币”的要素。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Libra的应用尽管会给Facebook带来巨额收入,但其全球货币的定位也让它不得不承担更多的费用。

以微信支付为例,用户数量11.12亿的微信每天会产生规模高达5亿笔的红包交易笔数,这些都是“账户体系内左手倒右手的空转”,不能给腾讯带来任何收入,也是微信支付最大的成本压力。2016年,微信支付宣布提现收费时,马化腾就曾说过“每月倒贴3亿元”。同样,Libra交易也会面临相似的问题,成本会比微信更加高昂。

套用在Libra身上,提现是Libra的重要营收来源之一,因为如果用户通过Libra转账也要收费的话,那么显然免费的银行转账业务会是人们的首选。但如果用户提现过多,那么Libra所构建的整个生态也将不复存在,这是Libra在提现业务上的发展悖论。而在第三方支付的手续费用上,100名节点管理者中应用性的公司不在少数,手续费率或被进一步压低。

同样,公权力的倾轧也是Facebook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如果说剑桥分析事件是Facebook的商业模式首次面临公权力的压制,那么这次数字货币Libra的面世,Facebook面临的威胁或许会更大。一向强势的美元,已经结盟的欧元,密不透风的人民币市场,Facebook在短时间内都难以进入,反而一些体量较小或稳定性较差的国家,或许是Libra的主要阵地。如政局不稳的委内瑞拉政府为推出“石油币”而大力宣传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而民众对石油币并不买账,反而纷纷购买比特币避险。

另外,盈利后的税收归属问题、公链的交易速度和技术问题,也是目前恐难解决的最大问题。仅仅12页的白皮书尚不能纾解,还要靠Facebook的数字货币团队接下来12个月的表现。

(搜狐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类: 杂谈

Even

一90后在读计算专业大学生,擅长各种语言的hello world以及安装各种软件。

说点什么

avatar
200
  Subscribe  
提醒